蒋介石计划暗杀中共高层 第一目标竟是他

06月06日  10:17

字体: T大  T小

347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第二天下午2点,陈毅一行走进上海市政府大楼,国民党代理市长赵祖康将印信交到陈毅手中。从这一刻开始,陈毅正式走马上任,成为解放后第一任上海市市长。


  当时的上海,有12000多家工厂,70%倒闭;82000多家商店,5万多家关门。失业人口剧增,灾民难民有300多万,50%的上海市民需要救济。而粮食和煤的储备都有限。让陈毅焦虑的还有社会治安问题。大量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和特务流散在上海,还有很多无业游民和难民流落街头,社会秩序动荡不安。



  资料图:陈毅


  一天,秘书将一封信交给陈毅。信上写着新任市长陈毅先生收。陈毅拆开信封,一颗子弹掉在写字台上。陈毅明白,这是一封恐吓信。他淡然地把信封扔进了纸篓。他说,我陈毅千军万马都过来了,怎么会被一颗小小的“花生米”吓倒呢?


  1949年8月底,蒋介石向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下达了针对陈毅等军政首脑和著名民主人士的暗杀命令,还亲自指定了刺客:“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9月初,毛人凤向刘全德制定了暗杀计划,任命刘全德为活动小组上校组长。成员有6人,给他2780枚银元,还有电台。为使刺杀陈毅的计划顺利进行,毛人凤专门叫刘全德去学习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爆破技术。


  毛人凤命令刘全德必须在6个月内完成任务,务必除掉陈毅,在上海制造震惊国内外的重大事件。毛人凤许诺,完成任务后,将奖励刘全德千两黄金,军衔升为少将。



  资料图:朱德


  就在毛人凤召见刘全德后不久,上海市公安局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来的电报:“台湾国防部保密局特务机关近日将派遣直属行动组上校组长刘全德带领杀手安平贵、欧阳钦,携电台和特务经费,到上海执行暗杀陈毅市长的任务,希即注意提防。”


  很快,一份有关刘全德的资料放在了上海市公安局李士英局长的案头。


  刘全德,1915年生,1929年参加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被派往上海,做地下党锄奸保卫工作。1935年11月,刘全德被国民党当局逮捕,随即叛变。



#p#标题2#e#


  当天晚上,李士英和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扬帆来到陈毅住宅。陈毅看完密报后,淡然一笑,用四川话说,他要来就让他来吧,绝不能让他跑了,我们要全力侦破,一网打尽。


  1949年9月7日,陈毅前往北平参加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下午,陈毅登上天安门城楼,目睹了开国大典的盛况。



  资料图:贺龙


  10月中旬,一架飞机从台北飞往舟山群岛。机舱里,刘全德和他的手下安平贵、欧阳钦沉默不语。


  此时在上海,陈毅却下达了一道让保卫部门难以接受的命令:他命令把自己身边的警卫人员从16人减到6人。原来,从1949年6月23日开始,国民党海军对上海实行海上封锁,形势严峻,上海开始反封锁斗争,大力开展整编节约运动。陈毅身体力行,下令削减自己的警卫人员。


  30日晚,上海市公安局又收到一封来自公安部的电报:刘匪等将于10月底离开舟山到沪。



  资料图:林彪


  刘全德等特务的动向,已为公安部门掌握。但要掌握刘全德确切的行动时间并非易事。3天过去,侦查员没有发现刘全德的踪迹。


  时不我待,扬帆和侦查员通过排查摸底发现,刘全德在上海有4个关系比较密切的人。通过缜密分析,认为其中两个人能够为我所用。扬帆令:立即从刘全德的关系人入手,主动出击,但绝不能打草惊蛇。



#p#标题2#e#


  陆忠达是上海旧警察局调查科情报股的便衣警察。他通过旧警察局局长毛森认识了刘全德。更为重要的是,他还认识刘全德的密友蒋冠球。陆忠达同意为政府工作。


  1949年11月8日晚上,陆忠达敲开了蒋冠球家的门。一进门,便见刘全德坐在屋里。陆忠达一阵惊喜。


  刘全德非常警觉,站起来向窗口扫了一眼,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影。刘全德说,我从舟山群岛过来,找蒋冠球想找政府自首。陆忠达一听,知道他对自己怀有戒心。为了打消刘全德的顾虑,陆忠达说,共产党接管警察局后,留用了很多旧警察,唯独把我开除了。我今天来想通过老朋友找个饭碗,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吃饭呢。



  资料图:徐向前


  聊了一会儿闲话,刘全德起身告辞,陆忠达也借故和他一起离开。走在路上,陆忠达心里很矛盾。如果一直跟着他,怕刘全德怀疑,如果一下子抓住他,又担心不是他的对手。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找个借口分了手,一条鱼就这样滑走了。扬帆和侦察员们判断:刘全德从蒋冠球家离去后,极有可能去找一个名叫史晓峰的人。


  日本占领上海期间,刘全德是汪伪政治保卫学校教官,史晓峰是他的学生。当年刘全德暗杀汪伪特工总部无线侦查总台台长余玢后,被四处追捕,史晓峰把刘全德藏在自己家里,史晓峰对刘全德有救命之恩,所以两人关系特别密切。


  1949年11月9日傍晚,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来到史晓峰家。此人名叫高积云,是史晓峰在汪伪特工总部政治保卫学校的同学,公安人员把他作为第二个打探刘全德的人。见到多日不见的老同学,史晓峰非常高兴。聊了一会儿,史晓峰神秘地对高积云说,让他见一个人,推开里屋的门,里面坐着的竟然是刘全德。



  资料图:刘伯承


  三个人开始边喝边聊。刘全德不动声色,频频给高积云敬酒。高积云来者不拒。三个人越喝越多。不久,高积云似乎醉了,一下吐了出来,说话也语无伦次,便骑着自行车歪歪扭扭走了。


  刘全德躺下没多久,突然响起敲门声。是高积云,他说酒喝多了,要把车子暂时放在这里。史晓峰打开了门。门刚打开一个缝,就被猛地推开。几个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直扑刘全德,将他死死地压在身下。


  原来,高积云并没有真醉。他乘刘全德、史晓峰不注意,吞下吸剩的半截烟蒂,顿时胃里难受,吐了出来。以此为借口,高积云马上离开,向公安局报案。



#p#标题2#e#


  刘全德落网后,侦查员立即对他进行突审。刘全德的两名手下也很快被抓获。根据刘全德提供的线索,北京破获了预谋刺杀毛泽东的以计兆祥为首的特务案;广东亦破获了预谋刺杀叶剑英的以黄强武为首的特务案,并抓获刚刚潜入内地的安平贵、欧阳钦、邱信、江知平等19名特务分子,粉碎了蒋介石“天字特号”暗杀计划。


  1950年8月,刘全德被押往北京由公安部接管。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各地开始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1950年12月,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依法判处刘全德死刑。



  资料图:彭德怀


  毛人凤重组“保密局上海特别组”破产


  然而,在刘全德被捕之前的1949年9月,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已派出一批特务,前往上海进行暗杀活动,排在暗杀名单首位的仍是陈毅。1950年2月底,上海市公安局的审讯室里,正在审问所谓的“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和“上海特别行动组”成员。在审讯中,有两个人交代了同样的内容:一个月前,有一股特务从台湾潜入上海,他们的秘密联系地点设在永乐村16号,为首的特务名叫朱山猿。


  朱山猿,46岁,本名三元。他轻功过人,诨号“山猿”。专门从事暗杀活动。1938年春节,大汉奸陈箓在上海家中被刺身亡,朱山猿是执行者之一。



  资料图:聂荣臻


  1949年9月,在台北,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召见朱山猿,给他下达了重要任务并委任他为上海特别行动组组长,授予上校军衔。命令他带部分精干特工到上海进行暗杀活动,主要目标是陈毅市长。


  接受任务后,朱山猿拿到活动经费黄金17两、左轮手枪2支和美式马牌手枪3支等武器。朱山猿立即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上海情况。他得知上海很多特务组织被破获,很多潜伏特务被捕。朱山猿认识到,如果现在直奔上海进行暗杀,胜算小,风险大,应该先选择一个离上海不远的地方落脚,在那里刺探情报、发展特务、再伺机行动。



#p#标题2#e#


  1949年9月中旬的一天,朱山猿从台湾来到仍被国民党军队占据的舟山群岛。


  舟山群岛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渡江战役之后,国民党部队很多撤到了舟山群岛。蒋介石立即布置加强舟山的防务,同时扩建机场。他准备在舟山群岛,退可以防守台湾,进可以进攻大陆,特别是可以直接轰炸上海。


  这里对朱山猿来说非常安全,而他选择舟山还有一个原因。那里有他的一位老朋友季仲鹏。解放前,季仲鹏在上海和苏南一带是个有影响的人物,他曾拥有一支名为“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的武装,有1000多人,但在解放战争中,被我人民解放军打得溃不成军。季仲鹏带着十几个亲信,流窜到舟山,在国民党“防卫司令部”供职。



  资料图:罗荣桓


  在舟山,朱山猿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他很快就发展了赵自强、薛忠英等人,并开始了暗杀行动的准备工作。这时的上海,恢复社会秩序、肃清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至1949年底,我公安人员先后破获了419宗特务案件,逮捕特务分子1499人、缴获电台109部、枪支数千件。朱山猿意识到,执行暗杀任务难度越来越大。然而,台湾保密局多次催促赶快行动,朱山猿感觉压力越来越大。


  1949年11月中旬,毛人凤在台北得到刘全德在上海被捕的消息,大惊失色。他赶紧命令手下让朱山猿加快行动。晚上,舟山,一个人秘密约见朱山猿。这个人是他的老朋友,名叫沈之岳,国民党保密局驻舟山办事处负责人。沈之岳是国民党特务机关中的高手,1939年曾化名李国栋潜入延安,混入抗日军政大学,并混入共产党。



  资料图:叶剑英


  沈之岳悄悄告诉朱山猿一个秘密,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保密局得知朱山猿在舟山按兵不动,迟迟没有向上海推进的意思,毛人凤给沈之岳下了密令,让他将朱山猿秘密扣押,送往台湾问罪。朱山猿毛骨悚然,决定马上向上海推进。第二天,朱山猿召来赵自强、薛忠英等人研究。而刚从上海返回的赵自强的汇报,让朱山猿大喜过望。


  赵自强告诉朱山猿,这次回上海,自己和当越剧演员的女朋友杨某见了面。杨某对赵自强说,她有个同乡小姐妹在上海一个剧团当团长秘书,陈毅市长鼓励知名人士为新上海文化建设事业服务,常去这个团长家作客。朱山猿意识到,这是极为重要的线索。他命令赵自强立即返回上海,让他通过杨小姐接近剧团团长的女秘书,利用这层关系接近剧团团长,再找接近陈毅的机会。如果能策反女秘书更理想。



#p#标题2#e#


  为了让暗杀行动更有把握,朱山猿命令薛忠英打着季仲鹏的旗号,去无锡联络季仲鹏的旧部“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残余的头目潘震,让他拉上队伍到上海市郊的指定地点,配合“上海特别行动组”完成任务。而朱山猿自己仍坐镇舟山。


  毛人凤知道朱山猿没有消极怠工,指令舟山的特务机关又给他拨了一批武器弹药。此时,已是1950年1月初,国民党一方面利用空中优势,不断对上海进行轰炸,一方面加紧特务活动,进行暗中破坏。对此,陈毅市长命令上海相关部门加强军事防卫力量;抓紧肃清敌特工作。一天,在无锡通往上海的关卡上,哨兵注意到一个人神色紧张,于是对他进行检查。发现此人身上暗藏手枪,相关证件也都是伪造的。这个人正是朱山猿派出的薛忠英。


  一个星期过去,在舟山的朱山猿不见薛忠英的回音,心中非常不安。这时,他收到赵自强从上海寄来的一封信,信中用暗语写道:“所托之事,一切无问题,请来人提货。”意思是说赵自强在上海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朱山猿可以来上海,实施下一步行动。1950年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上海永乐村16号住进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朱山猿。他收到赵自强的信后,立即带着5名手下,连夜向上海进发。进入上海后,为了分散目标,朱山猿和同伙分头隐藏。



  资料图:毛泽东


  他选择永乐村有三个原因:一、永乐村是苏北人聚居的地方,他本人就是苏北人,不容易暴露;二、这栋房子是他手下蒋永锡亲戚的房子,人可靠,地点也隐蔽;三、这里离赵自强的落脚点很近,便于联系。朱山猿住下后,立即开始行动。他吩咐手下人偷偷购买一批制作炸弹用的原料和装毒药的小玻璃瓶。夜深人静时,朱山猿制作了一些小型的炸弹、炸药包及投毒用品。


  赵自强向朱山猿汇报说,自己到上海后利用各种关系,发展了不少外围成员。朱山猿夸奖了赵自强。让赵自强继续抓紧拉拢剧团团长的女秘书。然后问赵自强是否知道那个团长家的情况。赵自强说去过几次,并把事先绘好的一张示意图交给朱山猿。当晚,朱山猿偷偷踏勘了去团长家的路。此时的朱山猿在精心制造一个能藏在热水瓶底座上的烈性炸弹。这种炸弹,只要外界稍稍有一点震动,就会在几秒钟之内引爆。他计划,得知陈毅去剧团团长家时,利用女秘书把装了这种炸弹的热水瓶送进去,只要用它冲茶,炸弹就可引爆,便大功告成。


  1950年2月6日中午,国民党对上海再次发动空袭。轰炸中,2500多间厂房、民房被炸毁,1372人被炸身亡。发电厂和自来水厂遭到严重破坏。全市停电、停水,工厂停产,5万多人无家可归。这是上海解放后遭受敌机轰炸最严重的一次。上海面临着空前困难,朱山猿觉得正是进行特务活动的最佳时机。他一面积极准备暗杀陈毅等领导人,一面和赵自强组织特务在闸北火车站附近的屋顶上、大世界游乐场的楼上,抛撒煽动闹事的传单,制造混乱。上海公安机关立即侦查。很快,参与行动的特务纷纷落网。



  资料图:周恩来


  通过审讯了解到,破坏活动的幕后策划者叫赵自强,他和一个名叫朱山猿的特务头子联系密切,他们的秘密联系点在永乐村16号,行动的主要目的是刺杀陈毅等党政领导。侦查员迅速出动,直奔永乐村16号。但抓捕却扑了空。


  第二天上午,侦查人员研究案情后,决定采取如下措施:一、暂不抓赵自强,以放长线钓大鱼;二、立即对赵自强及其接触的人员进行严密监控,了解朱山猿的下落;三、积极动员和依靠企事业单位治安保卫积极分子,落实重点措施和要害部门的保卫工作,严防敌人破坏。侥幸漏网的朱山猿焦灼异常,到上海已一个多月,但暗杀陈毅的行动没有进展,无法向毛人凤交待。


  就在朱山猿急切地寻找暗杀机会时,陈毅市长正为上海的建设奔忙,出席各种活动。而这给他的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风险。侦查人员决定把赵自强作为突破口,派内线和他取得联系,以摸清朱山猿的潜伏地点。任务交给了曾在国民党上海警察局工作过的沈武。机敏的沈武很快与赵自强接上了关系并获得赵自强的信任。



#p#标题2#e#


  尽管如此,沈武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朱山猿。1950年4月,一天晚上,沈武来到和赵自强碰头的地方,刚谈了一会儿,突然进来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赵自强介绍说,这位就是上海特别行动组组长朱山猿。沈武心中一喜:狐狸终于露头了。朱山猿开门见山地说:“你原先在警察局工作,应该认识消防处处长周兆祥”。沈武没否认。朱山猿接着说:“他被共产党留用,你还能靠上?把他干掉!”沈武说自己已不在公安局工作,无法接近周兆祥。朱山猿又问沈武还认得谁,沈武说认识原警察局行政处处长方志超,他现在一家报社当编辑部主任。朱山猿说:“你想法靠近他,他的思想赤化了,应该干掉!”说完,匆匆离去。


  沈武对朱山猿的命令感觉有些突然,赵自强说,朱山猿本想暗杀陈毅,但一直无法下手。可台湾方面催得紧,朱山猿只好先杀几个“小的”交差。赵自强还透露,“五一”前,他们策划在大新公司、新新公司、永安公司、先施公司等商业场所和大世界游乐场搞爆炸,制造社会混乱。事关重大,沈武立即报告。为防止朱山猿这伙特务造成危害,侦查人员决定立即采取行动。但朱山猿诡计多端、神出鬼没,侦查人员让沈武假意答应行刺,引蛇出洞。



  资料图:邓小平


  1950年4月28日傍晚,沈武找到赵自强说,朱组长交给我的事有眉目了,明天下午方志超要出差,我约好中午给他饯行,这正是下手的机会,可我没刀没枪怎么动手,动手后我又往哪里去?这些不知朱组长考虑了没有?总不能让我杀了人后无处可去吧?赵自强说:“你明天早上去东昌路口等我,我请示朱组长后,把武器和指令一起交给你。”


  沈武装出很不放心的样子,和赵自强继续说下去。赵自强无法说服沈武,只得说,你明天上午9时整到严家阁,直接跟朱山猿讲。并告知了地址和见面的暗号。第二天一早,沈武赶往严家阁。而前一天晚上,侦查员已悄悄来到严家阁,查看了地形,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上午9点,沈武来到严家阁,对上暗号后,他被领进朱山猿的房间。朱山猿问明情况后,知道刺杀方志超的方案已行,大喜,随后交给沈武一瓶毒药,说只要你滴几滴就可完成任务。



  资料图:蒋介石


  沈武退出房间,悄悄来到抓捕指挥部报告情况。侦查员立即兵分三路,向朱山猿所在的房间冲去。受惊的朱山猿从天窗上了屋顶,他没有想到,黑洞洞的枪口在这里对准了他。朱山猿被捕后,侦查员立即突审,很快,这位国民党保密局上海特别行动组组长就彻底交代了。


  根据朱山猿的交代和掌握的证据,侦查员迅速出击,逮捕了国民党保密局上海特别行动组的其他25名成员。1950年9月1日,上海市军管会判处朱山猿等11名核心人员死刑,其余15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至此,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策划的妄图暗杀陈毅市长的阴谋彻底破产。从1949年5月到1953年底,上海公安机关破获的未遂特务暗杀案件11起,其中以暗杀陈毅市长为目标的8件。


点击查看全文

分享到

返回顶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