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把志愿军赶出朝鲜内幕:彭德怀暴怒

06月07日  09:54

字体: T大  T小

955

  原标题:金日成为何把帮他打胜的志愿军赶出朝鲜


  西班牙共产党领袖卡里约曾说:金日成曾对他说,朝鲜战争是金发起的,毛泽东比斯大林更早、更坚决地支持他。


  从斯大林的角度看,中国和朝鲜同美国打一场大仗对他有说不完的好处。第一他可以做军火商;第二他可以试验自己的新式装备,特别是米格飞机,还可能获得某些美国军事技术;第三他可以摸摸美国的底,在跟共产主义阵营对垒上,美国到底能走多远。


  但最使斯大林动心的还是中国人能消灭并牵制大量美国军队,使世界权力平衡倒向对苏联有利的一边。斯大林的全球梦包括在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若干欧洲国家夺权。他在给毛泽东的电报里说:共产党面对一个绝无仅有、而且转瞬即逝的良机,那就是在资本主义阵营里,德国和日本这两个主要军事强国部刚刚战败,如果共产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之间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我们应当害怕这一前景吗?我认为,我们不应当害怕”,“如果大战不可避免,那么让它现在就来吧,与其几年后打,不如现在就打”。毛泽东很清楚斯大林的梦,反复向斯大林表态:可以依靠他来实现这个梦。毛泽东一再告诉斯大林的联络员尤金:美国可能在朝鲜投入三十到四十个师,但是中国军队会把他们“碾”得粉碎。


  金日成入侵韩国后,联合国安理会很快通过决议派联合国军队支援韩国。苏联驻联合国的代表马利克本来可以行使否决权,否决这一决议,但人就在纽约的马利克没有到会。马利克曾向斯大林要求去安理会,斯大林亲自给他打电话,叫他不要去。派联合国军队的决议于是得以通过。苏联拒绝行使否决权的举动,一直使人们大惑不解,都说苏联错过了阻止西方出兵的机会。实际上,斯大林是故意让联合国通过决议,想要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进朝鲜,好让毛泽东的士兵们把他们“碾”得粉碎。


  毛泽东要帮金日成打仗了,斯大林自然要让他当金日成的顶头上司。但斯大林得让金明白,大老板还是他。当他首次电告金日成同意打韩国时,毛泽东正在莫斯科,斯大林对毛泽东一字未吐,反而命令金日成不许向中国人露出一点风声。在毛泽东回国以后,斯大林才把金日成接来莫斯科,跟他讨论作战方案。


  1950年5月13日,苏联飞机把金日成送到北京。一下飞机金直奔毛泽东处,向毛泽东宣布斯大林同意了。当晚11点半,毛泽东派周恩来到苏联大使罗申那里去核实。第二天一早,斯大林的话来了:“朝鲜可以着手行动;可是,这个问题应该与毛泽东同志本人讨论。”15日,毛泽东对金日成表示无保留的支持:“如果美国参战,中国将派兵入朝。”毛泽东特意排除了苏联军队的卷入:“苏联同美国有38度线的协议,不方便直接参与军事行动;中国没有这种约束,可以全面援助北部。”


#p#标题2#e#

   毛泽东主动提议马上在中朝边界部署大军。


  金日成同斯大林制定的计划得到毛泽东的认可,斯大林16日来电最后点头。6月25日,朝鲜的军队越过38度线,侵入韩国。美国总统杜鲁门于27日宣布派兵入朝。同时他增加了对正同越共打仗的法国人的援助,改变了对台湾的“不干预”政策。由于这一政策改变,毛泽东和他的后继者们都只能对台湾隔海兴叹。



  8月初,朝鲜军攻占了90%的韩国。美军增援迅速赶到,9月15日在38度线以南的仁川登陆,把朝鲜军截为两半,紧接着准备向北进攻。29日,金日成急电斯大林,请大老板叫中国派“志愿军”。10月1日,斯大林告诉毛泽东:履行诺言的时刻到了。斯大林的电报先推卸责任说:“我现在远离莫斯科在度假,跟朝鲜的事有点隔膜。”接着他委婉而客气地下命令:“据我看,如果您认为可能派兵援朝的话,您应该起码派5、6个师向38度线进发”,“他们可以称为志愿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就是依照斯大林的命令“诞生”的。


  毛泽东马上作出反应。10月2日凌晨二时,他要派到中朝边界的部队,随时待命出动,“按原定计划与新的敌人作战。”但毛泽东在临战前,才召开政治局会议,想听听同事们的意见。对毛泽东来说,政治局不是做决定的机构,而是为他提参考意见的智囊团和他决定的执行者。


  这次,他特别要求智囊们畅所欲言,着重摆一摆出兵的不利条件。绝大部分人反对出兵。周恩来采取了模棱两可的立场。反对声音最高的是林彪。毛泽东后来曾讲出兵“是一个半人决定的”,一个是他,半个是周恩来。反对意见包括:美国具有完全的制空权,大炮优势是四十比一,美国可能轰炸摧毁中国大城市及工业基地,甚至可能朝中国扔原子弹。


  这些问题毛泽东都知道,他也曾为此多少天睡不着觉。毁了中国对他本人有百害而无一利。毛泽东最终把赌注押在美国不可能打到中国本土来。中国的城市和工业基地也会有苏联空军保卫。毛泽东不相信美国会扔原子弹。不过,他还是为自己采取了以防万一的措施:待在有坚固防空设施的玉泉山。


  10月2日,毛泽东起草了一封给斯大林的电报,说他“决定出动中国军队到朝鲜和美国人作战”。这之后他意识到自己一向对出兵显得太积极,从未谈过困难,不利于同斯大林讨价还价。毛泽东压下已起草的电报,发给斯大林另外一封,故意表现得犹豫不决:中国出兵“多半会带来极严重的后果”,“多数同志认为对此持慎重态度是必要的”。


#p#标题2#e#

  “因此,目前最好暂时不派出军队。”毛泽东怕斯大林把他的话当真了,特地说“我们尚未作最后决定,希望能同您商量”。


  与此同时,为了给出兵铺路,毛泽东假装给美国一个“警告”,派周恩来演了场有声有色的戏。10月3日凌晨,周把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从睡梦中叫醒,要他告诉全世界,如果美国军队越过38度线,“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



  为什么中国政府不直接发表声明,而绕个弯透过一个在西方说话没人听的大使?显然毛泽东有把握这个“警告”会被置之不理,他便能以“美国把战火烧到中国大门口”为理由出兵。10月5日,联合国军队推进到了朝鲜北部,斯大林对毛泽东感到有些不耐烦了。他回答毛泽东那封“暂不出兵”的电报说:“我上次向您提出派 5、6个师的中国志愿军,是因为我很了解,中国领导同志作出过一系列声明,说他们准备好了派几个军去支援朝鲜同志。”这里的“中国领导同志”显而易见是指毛泽东,提醒毛泽东朝鲜战争是他最先积极要打的。


  毛泽东只是想抬高身价。收到斯大林的这封电报时,他已指定了入朝总司令:彭德怀。10月8日,他下令组成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当天电告金日成:“我们决定派遣志愿军到朝鲜境内帮助你们”。他同时派周恩来,林彪到苏联,向斯大林要武器。路上,林彪给毛泽东发了封长长的电报,再次劝毛泽东回心转意,放弃出兵。派强烈反对出兵的林彪去见斯大林,毛泽东有他的用心。他想让林彪对斯大林多说,说够出兵的困难,以便从斯大林那里得到尽可能多的东西。


  周、林于10月10日到达斯大林在黑海畔的别墅,当晚谈了一夜。斯大林答应卖给中国飞机、大炮、坦克等军事装备,周恩来连价格也没问。斯大林曾许诺派“一个空军师,一百二十四架飞机,提供空中掩护”,可现在他忽然说派不出了,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要等两个月。


  没有空军掩护,志愿军只好在地面上等着挨美国飞机炸。周恩来、林彪坚持说苏联空军掩护决不可少,争来争去斯大林也不松口。最后,斯大林打电报给毛泽东说:中国不必出兵。用毛泽东后来的话,斯大林说:“算了吧!”斯大林这是在将毛泽东的军,明知毛泽东想出兵,非出兵不可。


  果然,毛泽东马上就不争了,说:“不管苏联出不出空军,我们去。”10 月13日,他打电报给周恩来:“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周恩来看完电报后,一言未发,双手抱着头,陷入深深的沉思。毛泽东怕周不把他的意图传达透澈,双管齐下,通知苏联驻华大使罗申,中国一定出兵。


#p#标题2#e#

  中国大陆,就这样在1950年10月19日被毛泽东投进了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后,中国大陆仍在朝鲜留有几十万驻军,但1958年3月12日,军方总部却发布了撤军公报,称将于1958年年底以前,分批将驻军全部撤出朝鲜。从3月15日至10月26日,中国大陆分三批撤出了其在朝鲜的全部驻军。到底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这首先要从朝鲜劳动党的构成说起。朝鲜劳动党是在战前不久才由4个主要派别联合组成的,以金日成为首的游击队派虽然人数不多,但占据了主导地位;亲中共的 “延安派”成员则多为军事领导干部,在战争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莫斯科派(从苏联学习回来的朝鲜族人)和南方派(或国内派)虽势力较小,但也有个别领袖人物在党内很有影响。


  朝鲜战争自1950年6月25日持续到1953年7月27日(以南朝鲜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为标志),在此期间,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开始对身边的元老级人物进行打击;到了1956年,金日成正式对党内“延安派”实施大清洗。


  朴宪永(1900年——1955年)是威望很高的政治家,他在19岁时便参加了朝鲜“31运动”,后因日本警察的追捕而流亡中国上海。1945年,朝鲜取得独立后,以朴宪永为领导的朝鲜共产党中央领导全朝鲜共产党的活动。同年,金日成从中国回到朝鲜后,一方面表示接受在汉城的朴宪永中央的领导,另一方面建立了朝鲜共产党北方局,但这在初期遭到汉城中央的批评,北方咸镜道党组织甚至一度表示不接受北方局的领导。1947年,由于韩国当局和美国的镇压,朝鲜共产党中央无法在汉城立足,领导人物纷纷被迫撤退到北方,于是在苏联的撮合下,南北双方达成了联合协议,正式成立了朝鲜劳动党,以金日成为委员长,朴宪永为副委员长。


  朝鲜战争爆发后,朴宪永负责策动南方党组织和民众起义,由于战争失利,南方党实力大减。朝鲜劳动党内即指责南方的劳动党在解放战争中没有做到发动人民起义配合人民军进军的计划,从而把战争失利的责任推到南方劳动党领导身上。


  1953年3月,司法部长李承烨、驻中国大使全五稷、第一届最高人民议会议员金午星、韩国解放游击第十支队长孟种镐、劳动党联络部长朴胜源、劳动党联络部长裴哲、劳动党社会部长姜文锡、内务省干部白亨福等十人被判处死刑,另有两人分别被判处15年和12年有期徒刑。当时,作为劳动党第二把手的朴宪永也不能幸免于难,他于1955年12月15日被判处死刑。上述等人都是以“美帝国主义雇佣间谍”的名义起诉的。


#p#标题2#e#

  朝鲜战争爆发后,金日成的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一路南下,人民军的主力是从中国归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两个朝鲜族师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服役的朝鲜族官兵以及从苏联归国的旅苏朝鲜侨民。


  旅苏朝侨大都是坦克兵。所以金日成的陆军主力和装甲部队都极为强悍。他自己的那些游击队却不值一提。由于金日成笨拙的指挥,导致在釜山前线的人民军主力被麦克阿瑟从仁川登陆的美军截断后路,基本被歼灭。大约11万朝鲜人民军成建制被俘虏。要不是朝鲜副帅崔庸健带领少数部队拼死扭住美军使之不能迅速北上形成合围,金日成早就成了美军的俘虏,到美军战俘营去啃窝窝头了。



  崔庸健是一位忠厚的将领,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已经是战功卓着,当金日成随着苏军回国时,崔庸健正在中国东北汇报工作。因为按照共产国际的决定,解散朝鲜共产党,朝鲜党员并入中国共产党,崔庸健严格遵守既定的组织程序,所以被金日成钻了空子。但即使崔庸健先于金日成回国,这位亲华的朝鲜领袖也不能被苏军接受。


  崔庸健本人没有政治野心,他一心拥戴金日成为领袖,在美军仁川登陆后又死战不撤,给金日成率残部退入朝鲜争取到了黄金般的宝贵时间。其实只要崔庸健稍一退让,金日成必败无疑,而此时的朝鲜领袖必将是他这位次帅。由于崔庸健的崇高威望,金日成后来的清洗始终不敢动这位老帅,1970年上赶着要跟中国友好,还 得派这位老帅访华。


  “延安派”以参加中共及其军队并在1945年至1950年回国的朝鲜人为主,主要人物有金武亭、金枓奉、崔昌益等,大多数人与毛泽东、林彪关系密切。早在朝鲜战争爆发前,金日成就为树立自己的威望,大力清洗朝鲜各派包括“延安派”。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后,金日成以“平壤失守”和“作战不力”为由解除了“延安派”势力最大的人物、民族保卫省副相兼人民军炮兵司令、第2军军团长金武亭手中的权力并开除军籍,其后金武亭被彭德怀接往中国,后吐血而亡。被认为是毛泽东个人代表的朝鲜内务相朴一禹也被解除职务。


  1956年2月,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苏联共产党二十大会议上猛烈在批判斯大林,并借机指责金日成在朝鲜大搞个人崇拜。4个月后,金日成访问苏联,赫鲁晓夫曾要求金日成放弃个人崇拜。根据记录了当时朝苏两党会谈的苏共内部文件记载:苏共向朝鲜同志提出忠告,朝鲜劳动党存在严重错误,对金日成进行个人崇拜。


#p#标题2#e#

  金日成接受了苏共的提议,同意采取措施改正缺点。苏联的动向使得朝鲜国内的延安派受到鼓励。延安派暗中策划对金日成的批判。


  实际上,从哪一方面看,金日成也不配担任朝鲜的最高领袖。1956年8月29日,朝鲜劳动党举行苏联、东欧归国报告会,亲苏派的朴昌玉和延安派的崔昌益等人公开向金日成挑战。


  金日成回国后,得到了秘密报告,因此决意铲除“延安派”。同年8月29日,在朝鲜劳动党召开的中央委员会议上,苏联派的朴昌玉和延安派的崔昌益等人对金日成的领导方法提出批评,但遭到了金日成为首的满洲游击队革命团体的反击,并给对手安上“反党分子”的帽子。



  会议最终投票决定将朴昌玉和崔昌益开除出党,并将其逮捕。延安派的商业部长尹金钦、职业总同盟委员会委员长戌辉当天即逃亡中国。之后,苏联第一副总理米高扬、中共国防部长彭德怀先后访问了朝鲜,均要求撤回对苏联派和延安派的除名处分,是以在9月的中央全会上,崔昌益和朴昌玉又被恢复了中央委员身份。他们联合要求金日成停止对他们的迫害,但金日成无动于衷。


  1960年代初期亡命韩国的前朝鲜副总理助理吴基完见证了“延安派”发难及失败的全过程:“延安派”的一位成员在朝鲜中央会议上刚一发言,立刻遭到金日成游击队派一哄而上的高声谩骂以至于无法继续发言,会场乱作一团。其他“延安派”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实际上金日成的卧底已经洞悉了“延安派”的意图,因此 金日成迅即反扑,把涉及的“延安派”成员全部开除出党。


  1956年年底,朝鲜劳动党开始换发党证(实际就是清党)。1958年3月3日至6日,在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会议上,金日成公布了有关延安派阴谋的详细材料,披露了党中央第一副委员长金枓奉支持崔昌益、朴昌玉“反党宗派集团”进行“阴谋活动的罪行”,决定将金枓奉、崔昌益、朴昌玉开除出党。


  一些“延安派”主要人物被判处死刑,其他一些人逃到了中国。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清洗运动后,到了1958年3月,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金日成将这一连串事件形容为一大胜利,从此,以其为主体的游击队派独占了朝鲜的领导地位。据统计,到1961年9月,四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85名中央委员中,原来三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71名中央委员连任者只有28人,而其余43人中大部分是遭清洗的“延安派”和亲苏派。


#p#标题2#e#

  金日成还在朝鲜全境开展思想整肃,后来解密的苏联内部文件记录了金日成的清洗过程:在一个月内,有两千多人遭到整肃,其中4百多人以反对朝鲜政治体制的名义被公开枪杀。然而,金日成并没有放过那些逃到中国的“延安派”人物,而是追杀到中国,找中共要人。最终,在苏联和中共的劝说下,金日成同意放过这些人,但条件是中共将在朝鲜的驻军撤走。中国大陆这才有了前述撤军的公告。而金日成亦逐渐在朝鲜树立起了自己的权威,成为了共产极权下的又一个独裁者。



  牺牲了数十万军人帮助朝鲜的中国大陆,就这样被金日成变相赶出了朝鲜,而且在平壤的战争展览馆的12个展厅中,关于中国大陆军队的只有一个,其余介绍朝鲜人民军作战行动的均被解释成与中国大陆军队无关。不过,中国大陆对此却不敢吭声,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中国国共内战时期,朝鲜也给中共提供了很大的援助。如果没有朝鲜的援助,中共军队在东北战场能否获胜也未可知。


  中国大陆出兵朝鲜,不仅最后被金日成赶出来,而且被联合国大会决议为侵略者。1951年2月1日,联合国大会以44票赞成、7票反对、9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谴责共产党中国为在韩国的侵略者”提案,中国军人史无前例、实至名归享受了丑陋侵略者的“辉煌”:在联合国军的反击下,中国军队不得不在3月14日放弃侵占了70天的韩国首都汉城,退回3个半月前发动侵略战争的出发地朝鲜。


  4月下旬,得到了国内大力补充实力大增的中国军队再次入侵韩国,又侵占了韩国 大片地方,一千多万韩国人一而再地饱尝中国侵略者施加的战火蹂躏。1951年5月18日,为了间接帮助联合国军执行公务,打击肆意与联合国军作战的中国人,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对中国大陆地区实行禁运的美国提案,47票赞成这个提案,8国(阿富汗、缅甸、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叙利亚、瑞典、埃及)弃权,苏联、乌克兰、白俄罗斯、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没有参加表决。没有任何一张反对票。


  由于外交侏儒毛泽东实在太矮,站在凳子上还是看不见联合国外交舞台,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不断产生重大失误,自绝于地球村人类社会。


  中国大陆还首次遭到国际社会“禁运”的制裁。1951年11月12日,美国国务院公报称:“有43个国家接受和积极贯彻了联大决议,它们原来都是向中国出口战略物资的主要国家。”侵略者——中国大陆地区,受到了人类社会的普遍抵制。


  中国大陆在发动民众“抗美援朝”时,是一“保家卫国”“打败美帝野心狼”为忽悠的,但结果不仅美国没有侵占中国一丝一毫的土地,倒是中国“抗美援朝”自动抗走了宝贵的领土。如今在网上发现很多网页都有下面的内容:座落于中朝边界的长白山天池和白头峰,历来是我国的神圣领土。


#p#标题2#e#

  天池位于长白山之巅,乃火山爆发 铸成的九峰围合而成,最高一座为白头峰,历史上中朝国界线在分水岭东下20公里处,自南而北划定。即使在日本统治朝鲜时期,天池也在中国版图;且朝鲜建国时对此也是承认的。在中朝蜜月中,朝方派员来华,提出分天池一角的要求,说什么天池是伟大的金将军革命事业的发源地,希望我国能理解朝鲜劳动人民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等等。



  我们这边大手一挥,就切了天池一半(一说有53%)过去,分水岭东侧的三座山峰也跟着一道送了出去。朝方接收后的第二天,白头峰便更了名,改成了“将军峰”。“我们这边”能够大手一挥就把天池切一半并且加上几个高峰一起送给金日成的人,只有毛泽东。领土问题,疆域地图是最权威的资料。国家图书馆有地图出版社1958年1月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集》(甲种本),在27—28页,在东经128度线东边,北纬42度线上下,可以看到“天池”完全在中国境内吉林省范围内,天池东边标高2744的白头山也在中国境内。


  而地图出版社2004年6月版《朝鲜韩国地图册》,在第9页,在东经128度、北纬42度的周围,可见一蓝色块,标注为“长白山天池”,中间自西南至东北一条线,应该就是中朝边界线了,天池东南有一山峰标记,标注将军峰,标高2749,在朝鲜境内。




点击查看全文

分享到

返回顶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