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的三句遗嘱竟让日本侵华推迟了三年

07月17日  10:08

字体: T大  T小

347


  张作霖作为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在返奉途中被炸,是震惊世界的重大事件。关东军炸张的目的,是要造成奉天当局群龙无首、社会动荡的局面,以便乘机实现武力侵略的计划。然而,奉天当局遵照张作霖遗嘱的要求,应对时艰,让一触即发的局势,化险为夷,使日本武力侵华的事变,推迟三年后爆发。



1928年6月4日发生的“皇姑屯炸车案”是20世纪世界历史上最为惨烈、最为卑鄙的恐怖袭击。袭击者是日本的军人,被袭击者是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在人类的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国家在两国并未交战的状态下,在对方国土上,采取这种恐怖袭击的手段,炸死对方国家元首。


  张作霖留下三句遗嘱:“此系日本人阴谋无疑,我的生命已难救” ;“惟宜严守秘密,不使外人得知,一面力持镇静,维持秩序”;“召小六子回奉主持政事,希望诸人辅助小六子”。



  关东军炸张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炸死张作霖一个人,而是要造成奉天当局群龙无首、东北社会骚乱、动荡的局面,以便乘机实现武力侵略计画。



#p#标题2#e#


  针对日本关东军的这一阴谋,张作霖遗嘱说的第二句是:“惟宜严守秘密,不使外人得知,一面力持镇静,维持秩序。”张作霖这句有两层意思,一是一定要严守我去世的秘密;二是保持镇静,维持大局稳定。奉天当局遵照张作霖遗嘱的要求,决定严密封锁张去世的消息,密不发丧。由奉天省



  发表通电伪称:“主座由京回奉,路经皇姑屯东南满铁道,桥梁发生爆炸,伤数人,主座亦身受微伤,精神尚好,……省城亦安谥如常。”并在大帅府里,假戏真做,把张作霖的头包扎起来,只露眼、鼻、口,躺在床上。每日照常为其开饭,医生按时为其换药、填写处方,水果食物也摆在了床边。


  此时,特别关注张作霖生死的是日本关东军。町野顾问找到刘尚清省长,询问张的情况,刘告诉说:“大帅精神很好,每天吃流食,喝牛奶。”芳泽提出要派使馆医生探视,被委婉地拒绝。为探张作霖生死的虚实,日本方面费尽心机,在远处用望远镜观察,派太太们拜访寿夫人等。他们遥望张作霖的房间,灯火通明,人们进进出出,一派繁忙景象。



  也发现最受张作霖宠爱的寿夫人,每天照样浓妆艳抹,有说有笑,高高兴兴地接待客人。而且对客人的各种询问,都能从容应对,从表情也看不出有什么忧伤。所以,认定张作霖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张作霖生死不明,日本关东军举棋不定,不敢轻举妄动。



#p#标题2#e#



  根据遗嘱的要求,奉天当局除严密封锁张作霖死亡的消息外,还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加速奉军北撤,通知张学良尽快回奉;二是稳定东北社会秩序,加强治安管理。后者犹为重要,如一旦奉天出现不稳的迹象,日军就有机可乘了。



  为此,调任齐恩铭为奉天省城戒严司令,宣布戒严。戒严布告指出:遵照镇威上将军(指张作霖)手谕,时局不靖,地方治安关系犹为重要,特宣告划定省城地面为戒严区域。公布“禁止私藏私带私运武器弹药”


  “禁止深夜通行”、“特别加意保护外国人”等16条戒令。对违反禁令者,严惩不殆。奉天省城,没有出现日本人想像的骚动,而是社会稳定,秩序井然。工人照常上班,商店正常开门,学生按时上学。



  关东军不甘就此罢手,于1928年6月10日夜,在省城外六处制造爆炸事件,爆炸声此起彼伏,震惊全城。接到报告,奉天当局断定,是关东军所为,立即派出负责警戒的军警及时赶到现场,处置一切,控制局面。经调查,这六处均为日本侨民家居,当晚每家均无人居住。是关东军派出若干小分队,向无人居住的日侨家中投弹



#p#标题2#e#


  然后贼喊捉贼,嫁祸于人,以引发社会骚动,制造发动侵略的借口。然而,连环爆炸案,还是没能引发社会恐慌和动乱,关东军在无机可乘的情况下,只好“蔫退了”。奉系集团,是以张作霖为最高领导的政治军事集团。



  张作霖在集团中的领导地位和权威,是无人可以替代的。这样一个集团,当它的最高首领不能理事时,很容易出现争权夺势的混乱局面。张作霖正是针对这一点,又留下第三句遗嘱:“召小六子回奉主持政事。希望诸人辅助小六子,亦犹辅助我一样。”



#p#标题2#e#



  在张作霖被炸的当天,张学良和杨宇霆正与国民政府代表孔繁蔚举行和平谈判,商讨奉军撤离平津与晋军和平入城事宜。当得到父帅被炸的消息,张学良悲痛万分,但表面仍镇静如常。



4日晚上,张学良和杨宇霆离开北京,和军队一起撤到冀东滦县,住在滦县县城北一座山上的寺院里。经过一段时间部署后,奉军北撤就绪,张学良于6月18日秘密返回奉天。



#p#标题2#e#



  张学良返奉的第二天,奉天各法团举行会议,公推张学良继任奉天军务督办。次日,上午11时,张学良在军署正式就职。当时仍以张作霖名义发表咨文:“奉镇威上将军删电内开,本上将军现在病中,所有督办奉天军务一职,不能兼顾,着委张学良代理。”并通告驻奉天各国领事。当天,奉天工商各界纷纷前往拜谒,全城悬旗庆贺,各国领事也赴署致贺。整个奉天城人心平静,秩序稳定。



6月19日下午,东北临时保安委员会正式成立,公推张学良为委员长,袁金铠为副委员长,由张作相等17人为委员。至此,东北渡过了群龙无首的半月危机。



#p#标题2#e#



  张学良就任奉天军务督办和东北临时保安委员会委员长,使东北政治军事集团形成了新的领导核心,迅速弥补因张作霖去世而出现的权力真空。



  东北集团内部能够平稳顺利的产生新的领导人,这不仅在近代各派军阀中是仅有的,就是在中国封建王朝的更替史上也是少见的。在政局稳定和社会秩序平稳的条件下,6月21日,正式公布了张作霖于6月21日因伤重而逝世的消息。


点击查看全文

分享到

返回顶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