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胸翘臀的外国姐妹花 竟号称人肉榨汁机!

07月15日  14:24

字体: T大  T小

667

  这对热爱健身的美国双胞胎姐妹因较好的面容和完美的身材走红网路。她们两人感情非常要好

  从小她们姐妹两做任何事都在一起,吃饭,睡觉,甚至初吻,初夜都是同一个人,所以她们的择偶标准只有一个,要接受她们两个人

  很多男人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非常幸运,要是能让她们做自己的女友,那就太棒了,你太天真了


#p#标题2#e#

  这两个女孩可不是等闲之辈,她们平日里努力健身保持身材,强壮有力,不是一般人根本降不住

  两人曾经找过一个男朋友,但是还不到半年,男友就跟她们分手了,因为实在是没有精力和两个人交往


#p#标题2#e#

  但是她们依然不放弃,想要同时嫁给一个人,这样两姐妹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两人的身材几乎一模一样,很难分辨谁是谁,她们依旧在等待自己的如意郎君。

  童颜巨乳!45岁辣妈看起来太年轻 与女儿宛如姐妹花

  很多女生小时候偷穿过妈妈的高跟鞋、偷擦过妈妈的口红,因为大家都梦想着长大以后可以变得和妈妈一样漂亮。


#p#标题2#e#

  对澳洲这家人来说,两个大女儿不仅长得像妈妈,简直就是黏贴复制——只怪这个妈妈实在太年轻!三个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三胞胎!

  这是大女儿Jazmyne,21岁:


#p#标题2#e#

  二女儿Tamika,19岁:

  这是她们的妈妈Natalie Wardell,45岁!

  三个人在一起的画风是这样的(他们家爸爸好幸福):


#p#标题2#e#


  19岁的阿兰(化名)同19岁的小菊(化名)声称自己是一对同母异父的姐妹,大约一个月前来穗投亲却遭遇了噩梦般的经历。几经考虑,她们选择了报警。

  广州警方昨日向媒体通报,9月16日18时许,女事主何×梅(女,四川人,20岁)、何某(女,四川人,22岁,为同母异父姐妹)一同向黄埔警方报警,称分别于今年8月下旬、9月上旬在南岗街一出租屋、增城区新塘镇某旅馆内被杨某(男,四川人,43岁)强奸。



  姐妹哭诉:嫌疑人是姐姐生父

  昨晚,在黄埔区一家连锁旅馆内,记者见到了阿兰和小菊。阿兰说,她们的家庭关系十分复杂,她和小菊是一对同母异父的姐妹,均来自四川遂宁。早年,她母亲阿君的父亲收养了一个男孩阿文(即上述杨某)。大约20年前,阿君和阿文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结了婚。但在阿君腹中怀有阿兰的时候,她就离开了丈夫阿文,随后改嫁给了何某。后来,阿君又生下了小菊。“阿文是我的亲生父亲,小菊平时称呼他舅舅。”



  阿兰称,由于农村老家经济条件不好,她和小菊在13岁时分别就被卖给了大山里的两户人家做媳妇。直到两人分别生下儿女后,姐妹俩才瞅准机会离开了大山。随后数年,阿兰成了“北漂一族”,小菊则留在四川打工。

#p#标题2#e#


  近期,得知在广州发展机会多,于是阿兰和小菊想到了在黄埔南岗做搭客仔的阿文。几经商量,姐妹俩来到广州投靠阿文。

  小菊哭诉说,姐妹俩分别于今年8月下旬、9月上旬在南岗街一出租屋、增城区新塘镇某旅馆内遭到了阿文的性侵,他还拿走了她们的积蓄。阿兰和小菊说,几经考虑,9月16日趁着阿文不在家,她们逃离了出租屋,前往南岗派出所报了警,“走投无路了,所以向媒体求助。”



  昨晚9时许,记者打通了两姐妹所称“阿文”的电话。阿文回应称,并没有两姐妹所说的性侵犯一事,警方也对其进行了调查,但目前他已回到家中。阿文说,两姐妹确实是他亲戚,但自己并非她们的亲父或舅舅,他对她们也很好,但她们却一直在家没有工作,还经常问他要钱花。这次之所以两姐妹告他强奸,是因没给她们钱花。对于强奸之事,他也决然否认。



  有关姐妹俩所说情况的真实性,警方和有关部门正在核实中。


#p#标题2#e#

一对亲姐妹上演现实版互换丈夫 这太乱了



  因为姐姐和姐夫生活不和谐,姐夫便让妻妹做起了说客,每逢吵架,妻妹就会从中劝说。可是,一来二去,劝架的妻妹竟然爱上了姐夫,而对小姨子垂涎已久的姐夫也顺势带着妻妹私奔。事发后,妹夫与姐姐同病相怜,也产生了感情。最终两对夫妻离婚,姐妹俩互换丈夫再婚,这种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离奇剧情,就发生在宿迁市沭阳县。6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个奇葩恋情的主人公之一——妹妹小芳,她向记者讲述了两个家庭重组的全过程。



  “热心小姨子”与姐夫私奔

  “我先是和姐姐大芳认识的,我俩由恋爱到结婚,整整10年,可是,面对婚后的家庭琐事,我们俩经常吵架。”强子说,每次吵架后,他总是会请妻妹小芳帮其和解。妻妹也是个热心肠,每次都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是,时间长了,小芳觉得很多事情并不是姐夫的错,不仅对姐夫多一份敬仰,还帮着姐夫来劝大姐。

  直至2013年2月3日那天早晨,大芳又因小事和强子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强子又打电话给小芳来灭火,小芳气姐姐简直不可理喻,姐夫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能忍让一下,大芳看到妹妹不但不帮她,反而还向着气自己的丈夫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生气地说:“你觉得他好,你就跟他过好了,我要跟他离婚”。



  本是一句气话,可是对姐夫含有芳心的她竟然真得当真了。晚上回到家后,小芳仔细回想自己的婚后生活,想到丈夫对自己不但不体贴,还不懂浪漫,可是,再比较眼前的姐夫,小芳觉得还是姐夫好。于是,小芳开始主动找姐夫诉苦,一直对小姨子垂诞已久的强子也有些心动,看着眼前这个娇艳的妻妹,强子顾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对小芳表示:“既然现在大家日子都过够了,不如我们私奔吧。”

  于是,在2013年2月5日,上演了姐夫带小姨子私奔的精彩佳话,“我带着小芳一起南下到深圳打工去了,走时把所有通讯和联络都对亲人切断了。”强子说,他们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p#标题2#e#


  苦命妹夫诉苦却恋上姐姐

  强子带走了小芳,两家原本并不算平静的生活这下更是乱成了一锅粥。长期独居的生活,让两段婚姻关系在难以维持下去的同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同病相怜的经历使得妹夫大军和姐姐大芳越走越近,他没事就会找到大芳诉诉苦,可能是日久生情,两人最终还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不久后,他们将这件事告诉了各自的家人。



  由于小芳和强子一直和亲人没有电话联络,再加上两家都还有孩子,需要互相照顾,于是,亲戚朋友也就逐渐开始认可大军和大芳这样的生活。由于两人都没有与自己的前一任离婚,因此,大军和大芳只是搬到了一起生活,一直没有领证,不过,恩爱的两人还于去年11月份生了一个女儿。本该相安无事的家庭,而女儿要办的出生证明报户口,需要父母双方身份证,急煞了大军和大芳。

  “我们想联系强子和小芳,可是他们两年来一直没跟家里联系过,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如果一直联系不上,孩子的户口则成了大问题。”大军说,孩子出生后,给家里带来了更多的喜悦的同时,也带来了忧愁,为了给孩子上户口,大军和大芳是想尽了法子,可是最终都无疾而终。

  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大军和大芳却迎来了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消息——强子和小芳回家了。

#p#标题2#e#


  妹妹后悔欲回头却无路可走

  妹妹小芳说,其实和姐夫强子在一起两年时间里,过得也并不幸福。“当时觉得是姐姐太挑剔,才导致姐姐和姐夫天天吵架,没想到,自己跟姐夫生活后,每天也是吵架。”小芳说,不仅仅是过得不幸福,主要也是因为太想念孩子,再加上受到社会道德伦理的遣责,心理煎熬,她也是很后悔当初的冲动选择。同小芳生活了两年后,强子也是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时间长了,还是觉得还是原配好,也有回归的念头。



  可是,回到家后的强子和小芳却傻了眼,家还是曾经的那个家,人也是曾经的那个人,可是身份却不是曾经的那个身份了。面对各自前一任的回归,大军和大芳异口同声地表示,不愿意接受他们。“我们已经有了属于我们俩的孩子,不想再让刚出生的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大军说,他和大芳已经决定了,他们不会分开的。并且,他们在进行了婚姻重组后发现,现在的另一半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当时选择离开,或许已经深深伤害了她的心,现在她不愿意回头,我也会理解的。”强子看到大芳现在生活得幸福,也表示愿意放手。可是,面对接下来的生活,强子和小芳都无从选择,是否该继续这样的生活呢?如果不能生活,又该怎么办呢?

#p#标题2#e#


  专家:磕磕碰碰是夫妻,恩恩爱爱是情人

  在这个故事中涉及的婚姻伦理问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情感专家赵金明用法、情、理对他们进行疏导,他首先单独对姐夫强子和妹妹小芳进行心理疏导,因为矛盾是他们先挑起来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苦果由他们自己吃,他要求两人先自我反思,到底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如果把婚姻当作儿戏,心漂浮不定,将永远找不到真爱,况且世上没有卖后悔药。

  然后赵金明又单独和妹夫大军和姐姐大芳交流,既然他们已想好了不想分开,那么就要解决事实上的婚姻关系,只有各自离婚后,再重新组合,到民政局拿结婚证,才算名正言顺。孩子的出生证、户口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考虑到妹夫和姐姐已经下定决心一起生活,赵金明又把小芳和强子找到一起单独交流说,让他们互相成全,主要考虑到刚生下的孩子,大家又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

  通过三个多小时来来回回的艰苦调解,终于达成如下协议:1、回家后各自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再履行结婚手续;2、姐妹俩重新换一个位置,大芳到妹夫家,小芳到姐夫家;3、双方孩子暂时回到母亲身边,但户口还放在父亲处,学费由各自父亲承担,将来孩子大了,让孩子选择继续跟父亲还是母亲。

  调解终于结束了,各自的心结已打开了,赵金明最后给两对咨询者一个忠告:人总是认为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东西是最好的,俗称贱性,实际上婚姻的真谛是,磕磕碰碰是夫妻,恩恩爱爱是情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点击查看全文

分享到

返回顶部
x